志愿军59师在死鹰岭的残酷血战(长篇连载十四

军事故事 2017-12-09353未知admin

  在这一带的是志愿军第九兵团二十军的59师。二十军的前身就是新四军一师,师长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将粟裕。不过59师却是新四军6师18旅转过来的,也就是号称“沙家浜部队”的是也。这新四军6师向来是新四军各师中最弱的,不过59师也有老六团的底子在,战斗力比6师的其他几个旅强多了。后来59师和58、60师一起编为华野一纵,改称一纵2师。1949年改称第三野战军二十军59师,时任师长戴克林(64年少将)。

  二十军4个师被分拆的很远,60师去了古土里,58师去了上坪里打下碣隅里,59师在死鹰岭一带,89师一个团配属给了59师打柳潭里,两个团去了社仓里,一句话说,一个拳头分散了没了合力。

  第九兵团对二十军的部署是长津湖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。(我们等到阶段小结的时候再来说这个事情。)

  27日晚,59师向新兴里、西兴里、死鹰岭一带发起进攻。美军在这一带保卫补给线的是1419高地的陆战7团1营C连(欠1个排)和福克斯高地的陆战7团2营F连。应该说美军在这一带布置的兵力少了点,这是美军指挥官陆战7团团长利兹伯格上校的失误。

  1419高地的美陆战7团1营C连连长约翰•莫里斯上尉选择的这个阵地很有点问题,1419高地南边是1520高地,西边是1581和1542高地,距离1419高地都不到2公里,正在迫击炮和重机枪的射程之内,这三个高地都没有美军。他选择1419高地唯一的好处就是比其他几个高地更便于控制公路,可志愿军打仗并不依赖公路,在之前和志愿军的交手中他应该清楚这点。而且他布置阵地也非常的有意思,他居然没占领1419高地顶峰,而是把自己的兵力放在面朝公路的山坡上,这样布置的原因嘛,也是为了控制公路,但占领顶峰和控制公路并不矛盾。这个莫里斯上尉很可能是个后备军官出身,基本战术课程没学好。他的布置使得他的阵地完全暴露在周围高地的火力笼罩之内。

  当晚,59师决心以175团攻击1419高地,175团首先爬上了1520、1542、1581高地,然后绕到1419高地后侧登上1419高地。28日凌晨,275团居高临下突然对陆战7团1营C连发起进攻,瞬间突破美军右翼排,并卷击左翼排,看起来情势大好。可是175团过于重视抢占周围的高地,攻击兵力严重不足,美军稳住阵脚后打退了志愿军进攻。175团这才发现问题,再次集结兵力发动进攻,可这已经是28日白天,美军海盗式飞机赶到对围攻的志愿军投掷了凝固汽油弹,进攻失败。175团再次组织进攻时,美军援兵又恰好赶到,陆战7团1营营长戴维斯中校亲自带领A连和B连进行救援。这个营长指挥作战很有点东方人的味道,他以B连埋伏,A连抄小路绕到进攻的志愿军后面突然发起打击,把志愿军向B连方向驱逐,我军在两个美军连的交叉火力伤亡惨重,175团惨败。傍晚时分,美陆战7团1营顺利救出C连。这个戴维斯营长一直在最前线指挥,表现的非常出色,围困C连的175团一下子就被逼退了,这次营救行动的成功大大鼓舞了柳潭里被围美军的士气。这不是本次战役他第一次出彩,让我们先记住他。

  59师的177团负责攻击福克斯高地。美陆战7团2营F连连长巴伯是个老兵,从士兵一路晋升为军官,此时他刚刚晋升为连长才20天,这个高地的得名就是因为这个连。这个高地位于公路的北侧,公路的南侧是志愿军控制的死鹰岭1519高地,其北方就是德洞山主峰(1653高地),两个高地之间有一鞍部连接,因此巴伯把1个排放在山顶,成倒三角配置,防止北方的攻击。高地南侧延伸至公路,巴伯从右往左2个排的6个班依次排开,以形成对公路的控制。3个排的中间是陆战7团2营重武器连的重机枪班、81毫米迫击炮班和“超级火箭筒”班和F连自己的60毫米迫击炮班,重机枪在外围成一圈均匀的配属给了各个排,而连部和迫击炮部署在最中间。另外,下碣隅里的第11炮兵团H连6门105榴弹炮负责提供火力支援。作为老兵,巴伯的警惕性也很高,也是一半人警戒一半人休息。

  28日凌晨2点半,177团1营发起奇袭,美陆战7团2营F连在北侧的3排就遭到致命打击,几分钟内15人战死、3人失踪、9人负伤,其余人退到第二道防线。这个时候其实美军的防线出现了漏洞,F连3排和其西南的2排之间的结合部出现了空隙。志愿军敏锐的发现了这点,随即针对性部署进攻,以一部正面强攻西面F连2排阵地以吸引美军注意力,而迅速组织部队从西北左翼,即F连2、3排结合部突击,待这边发起突击后,再以一部兵力从南边右翼F连1、2排结合部发起突击,应该说打的很聪明,这样的部署进攻完全可以做到使美军顾此失彼。但F连3排幸存的一等兵肯尼思•本森、杰拉德•史密斯,哈里森•伯麦斯,二等兵赫克托•卡佛拉塔四个人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能量,在西北方向顶住了志愿军的攻势,至少两个排的志愿军在此牺牲(战后美国媒体为了塑造典型,说成是二等兵卡佛拉塔一个人干的,硬是造出了一个孤胆英雄,然后呢照例是有些中国人大吹特吹),这是此战的关键,四个美国兵超人的发挥挽救了他们的连队,否则F连很可能在这次进攻中就全军覆没。

  而从南边F连1、2排结合部进攻的志愿军也成功突入,F连60毫米迫击炮班遭到打击,10人伤亡。但F连连长巴伯的应对非常及时,组织重机枪火力覆盖了这一区域,突入的志愿军战士全部牺牲。如果西北角也突入的话,就不是这个战况了。至此,F连稳住了阵脚,根据志愿军攻击情况调整了火力网,177团虽然还是连续发动猛攻,均无功而返。拂晓,F连1排向山顶反冲击,坚守阵地的177团1连连长王龙保、指导员王永奎、1排长李玉海全部牺牲,接替1连的2连力战不支,F连恢复阵地。美军仅20人阵亡,54人负伤,而且阵地全部没失守。

  28日白天,柳谭里美陆战7团2营试图营救自己的F连,但由于其D、E连在27日晚战斗中伤亡惨重,在遭遇志愿军阻击后就放弃了营救行动。而下碣隅里美军也派出部队试图救援,被177团2营击退。

  和175团一样,177团对福克斯高地的攻击也惨遭失败,其1营伤亡惨重,数日内都退出了战斗,美军说志愿军留下的尸体有450具,这个说法可能并没有夸张。而王树增在《远东朝鲜战争》里说,“当时美陆战一师没有人知道,这仅仅是F连悲惨命运的开始。”其实应该说是59师悲惨命运的开始。

  我前几天刚刚去过沙家浜革命烈士纪念馆,这是一支英勇的部队,在我家乡成长起来的部队,真正的子弟兵。可对于此战,我实在是非常郁闷,让我说59师什么好呢,从态势上看,59师占领了新兴里、死鹰岭、西兴里一线,好像是切断了柳潭里和下碣隅里美军之间联系,可还有个定时在59师阵地之中,随时会爆炸。其实59师就是没有完成任务。按分给59师的任务:“该师主力应按时进入庆城以东抢占新兴里、西兴里二侧阵地,切断下碣隅里与柳潭里之联系,并以有力一部由东南向西北配合二十七军攻歼柳潭里之敌,另以一部逼近下碣隅里,协助五八师围歼下碣隅里之敌。”

  其中的“并以有力一部由东南向西北配合二十七军攻歼柳潭里之敌,”59师没有去干,要知道柳潭里那边美军在79师和89师267团的攻击下把配置于柳谭里东南的预备队都拉上去顶了。此处正好空虚,要是59师能从东南方向再给美军一刀,说不定当天能够分割柳潭里的美军,制造出一个绝好的战场态势。

  “另以一部逼近下碣隅里,协助五八师围歼下碣隅里之敌。”这个任务59师也没法去完成,使得后一天58师在下碣隅里孤军奋战。

  这两部分任务没能去做的原因就在于“该师主力应按时进入庆城以东抢占新兴里、西兴里二侧阵地,切断下碣隅里与柳潭里之联系,”这个任务的第一部分59师都没能完全完成,打了一晚上仗,两个美军连一个都没能吃掉,特别是陆战7团2营C连,美军本来就布防错误,那么好的机会都没能吃掉。而福克斯高地这边情况更糟,不但没吃掉还给自己留了安全隐患。这这这简直太丢脸了,不但丢了59师自己的脸,把二十军的脸也都丢尽了。这样一来,59师的全部精力都得用在攻击自己阵地范围内的美军上,连自己的下一步的防御阵地都没能彻底整干净弄利索,还谈什么支援79师和支援58师啊。

  59师这战是我认为的长津湖之战的最最最最关键点,只要它能拿下美军C连和F连,柳潭里的美军就被彻底包围了,战局将对第九兵团非常有利,第九兵团就有极大的机会吃掉美陆战一师。可是59师太让人失望了,他们什么也没做到,其实这导致了第九兵团失去了全歼美陆战一师的最好机会。(虽然第九兵团的部署很有问题,但要是59师能打好,情况完全会不一样。)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汉诺威军事网 版权所有  浙ICP备11013604号

联系QQ:1352848661